首頁 > 優美語錄 >>正文

陳家嶺那一片的荸薺

優美語錄 時間:2020-03-07 17:44:17 作者:小悅
【http://www.802578.tw - 信息收集網】

60050,飛秀連連看,巴黎歐萊雅積分兌換

回老家,走漢宜公路,過應城市不遠,每隔一段就會有橫跨公路的渡槽。臨近應城市人和鄉地段時,渡槽上有一條廣告語:“楚天特產人和荸薺”。

 

看到這里,總會心一笑。大伯家在人和,那里生產的荸薺,我不陌生。兒時那些年,每進臘月,就盼堂哥來。堂哥一來,總不忘背一袋荸薺。荸薺從堂哥家來的時候,穿著泥外衣,奶奶把它們倒進簸箕里放在太陽底下曬一天,讓泥土自然脫落些。曬著荸薺的簸箕奶奶搭著凳子放在屋頂上,孩子們夠不著,雞們也夠不著。鳥兒見多識廣,黑乎乎的荸薺,它們看不上。

 

也不知是不是認錯了字,家鄉人把荸薺讀成“皮雀”,以致好多年,我不知道這吃食的名字怎么寫。后來又知道,它還叫馬蹄。顧名思義,大約是那形狀如馬蹄子而得名。它的種植歷史悠久,最早記載于《爾雅》。

 

吃著荸薺,我還納悶,我家和堂哥家隔著五六公里地,為什么他們那兒生產荸薺而我們這里卻不生產呢?對奶奶說的土壤不合適,我一直半信半疑,而又充滿神秘。

 

奶奶一邊晾,一邊簸,順帶挑出挖破的不俊的小的給孩子們解饞,最后放在籃子里存下來的全都個大皮紅。她撩起圍腰,抓出幾把荸薺兜著,往王婆婆家走去。平日里,我們沒少吃王婆婆的東西,奶奶是去還嘴帳。

 

裝荸薺的籃子,奶奶把它掛在從屋梁懸下的繩子上,又怕它太過風干失了水分,籃子外面穿上一件舊衣服。夠不著,只能望著像鳥籠一樣的荸薺籃子等天黑。天黑了,爺爺忙完一天的活計,坐在床沿上休息。這時,奶奶才會輕輕啟下荸薺籃子,每個人抓一大把。

 

我把荸薺分放在幾個口袋里,迅速去找小伙伴們炫耀。有精靈古怪的,故意說不和我玩了,我馬上掏出荸薺遞給她們。有老實巴交的,趕緊回家抓了蠶豆來找我換。一邊吃,我還一邊告訴她們,家里掛著的籃子里多得很。時間長了,小伙伴們都知道,我們家有人和親戚,吃荸薺不用買。

 

平原地帶的冬天,北風四起,外面站不得人,家家戶戶烤火缽過冬。火缽底層放稻草末,上面鋪一層做飯的熱灶灰,慢慢引,慢慢捂,慢慢熱。天冷,我們總喊肚子餓。奶奶把荸薺塞進火鉢,只留荸薺蒂在外面,一個個像小金字塔。我們等不及荸薺熟透,一把拎出來,兩只手騰挪,順便拍打著草灰,再咬一口。那時我就明白,飽時,生荸薺好吃。餓時,烤熟的荸薺香甜。

 

鄉下泥土潔凈,灶灰天然,荸薺出土,不用一滴水洗,我們吃進去卻沒有生過病。反而是臘月里吃食多,孩子們容易積食,荸薺汁液甜津涼爽,粗纖維消積化食,保證了孩子們的健康。若干年后,我還知道荸薺可以做丸子,可以煮,可以磨成荸薺粉,可以做拔絲荸薺。我還聽說荸薺有地下雪梨之美譽,江南人參之別稱。

 

慢慢的,城市里的人們知道荸薺好,也開始青睞。但水果店不接納它,嫌它不好看,把它排除在水果之外。它也著實不算菜,菜場也沒有它的一席之地。

 

經營它的,是專門的小販子。知道大家講衛生,嫌荸薺臟,嫌削皮麻煩,小販們會把荸薺清洗干凈或者削皮后再賣,雖然價格貴了,買的人還是很多。那些荸薺的皮色發黑,一眼就看出不是人和荸薺。一吃,味道也大不相同。

 

很多年后,我才明白,奶奶說的土壤問題是有道理的。大伯家所在的人和鄉陳家嶺地區,從清光緒年間開始種植荸薺。那片地緊靠龍賽湖,土質肥沃,水源充沛,出產的荸薺,個大、皮薄、多汁、蒂矮,清脆甜潤,含糖量高,營養豐富。

 

附近很多地方的村民,也試著種植過,卻種不出人和荸薺的體樣和味道。一方水土養一方物,這也就難怪人和荸薺成了楚天特產。

 

可為何人和荸薺成了楚天特產卻少為人知呢?一是受制于于地域,產量大不了。二是荸薺好吃,卻不好挖。大伯家種植荸薺的地是水田,到了挖荸薺時,要先將水排出,再挖泥翻找荸薺。冬天里寒風凜冽,這活又急不得。一天下來,挖不到多少荸薺。年輕人不愛干,也就干脆不種了。

 

如今,大伯年紀大了,孩子們勸他不要再種植荸薺。他說種了一輩子,舍不得放下,再說我們回去了,還可以有個禮物相送。也因此,我們過年去看望他,總會帶回一袋子人和荸薺。沒有奶奶那功夫和心思,荸薺在我們手里爛得快,只得匆匆削了皮后趕緊吃完它。

 

分分彩计划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