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畢業論文 >>正文

經濟全球化時代發展中國家主權弱勢分析

畢業論文 時間:2019-11-22 22:11:48 作者:小悅
【http://www.802578.tw - 信息收集網】

小狗多少錢一只,王爺偷你沒商量,舞動時代

   ;
[提要];全球化對國家主權存在不同程度的挑戰,家在經濟全球化進程中存在主權弱勢,這其中的原因體現從國際體系結構、國際體系進程以及發展中國家的內部體制等三個方面得到解釋。面對經濟全球化對國家主權的挑戰,處于主權弱勢的發展中國家最明智的選擇應該是積極地參與全球化進程,爭取在某種程度上改變國際體系結構的力量分布狀況,使結構不再完全為大國所操縱,以此消除結構和進程對國家主權的壓力,從而更好地維護和實現主權。
;
[關鍵詞];經濟全球化;國家主權;發展中國家;
;
對經濟全球化的定義,學界有不少不同的理解。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認為,經濟全球化可以看作是“通過貿易、資金流動、技術涌現、信息和文化交流,世界范圍的經濟高速融合。亦即世界范圍內各國成長中的經濟通過正在增長中的大量與多樣的商品勞務的廣泛輸出,國際資金的流動,技術被更快捷地傳播,而形成的相互依賴的現象。”①,有的學者認為,經濟全球化是一種運動、融合、滲透的過程和趨勢。“經濟全球化是世界經濟發展到高級階段出現的一種現象,它是和生產力達到更高水平,各國經濟相互依賴、相互滲透大大加強,阻礙生產要素在全球自由流動的各種壁壘不斷削弱,規范生產要素在全球自由流動的國際規則逐步形成并不斷完善的一種過程。”②也有的學者強調生產要素的自由流動,認為經濟全球化“是指世界經濟的一種運動過程,主要是將生產資源的配置已經越出民族國家的范圍,在地區甚至全球范圍內實現優化配置。這就要求各國更加開放,經濟更加市場化,從而使得各國經濟互相依賴的程度大大提高,導致世界經濟趨向于某種程度的一體化。”③雖然關于經濟全球化定義的側重點不同,但是,其共同點都是生產要素可以在超越民族國家的范圍內自由流動,以及各國經濟形成了緊密的互相依存關系。可以說,經濟全球化是生產要素的全球配置與重組,;使生產、投資、、貿易在全球范圍的大規模流動,是世界各國、各地區的經濟融為統一的、相互依存的經濟體系的過程。經濟全球化是一個動態發展過程,其內涵會不斷擴展。在經濟全球化的形勢下,世界各國越來越深地被納入不斷擴大的、統一的世界市場體系,各國間的相互依存關系達到空前的密切。不僅正在深刻地改變著世界經濟的面貌,而且同樣深刻地改變著國際的進程。作為經濟全球化和推進和平與發展的基本主體,主權國家也受到了經濟全球化的直接沖擊。經濟“無國界行為”的擴展,各種國際組織功能與作用的不斷增強,跨國公司的經濟擴張及全球性的大量涌現,都極大沖擊著傳統的國家主權觀念。國家主權的概念、范圍、行使方式與保障形式等在不同程度上均將發生重大變化,國家主權已經并仍將受到經濟全球化引起的嚴重的“侵蝕”。這些沖擊與挑戰使得包括中國在內的發展中國家的主權維護更為困難。在經濟全球化這一不可阻擋的趨勢之下,包括中國在內的發展中國家在融入經濟全球化的進程中,如何在新的形勢下認識國家主權,切實維護和保障國家主權,成為發展中國家急需解決的問題。

畢業論文


;
一、經濟全球化對國家主權④的挑戰
;
經濟全球化,是指20世紀40—50年代產生、70—80年代形成、90年代盛行的國際資本大循環、國際經濟大分工和生產、貿易的一體化,及其對世界政治、文化和社會生活的全面滲透。經濟全球化的主導因素是發達國家,主要動力是跨國資本(跨國公司),主要國際機構是世界貿易組織(關貿總協定)、經合組織、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主要價值追求是放開國家監控和管制、讓資本和貿易(根本的是資本)自由流動。國家主權作為歷史的產物,是世界經濟和政治發展在國家權力觀念上的必然反映,不可能脫離經濟全球化而獨立存在。進一步說,除了作為經濟基礎對政治上層建筑的終極決定作用之外,經濟全球化本身的和效應不僅僅限于經濟生活領域,它在實際進程中,具有特殊的政治和文化寓意,很大程度上也是一場政治和社會運動。羅伯特·賽繆爾遜(1999)認為:“經濟全球化是一把‘雙刃劍’:它是加快經濟增長速度、傳播新技術和提高富國和窮國生活水平的有效途徑,但也是一個侵犯國家主權、侵蝕當地文化和傳統、威脅經濟和社會穩定的一個很有爭議的過程。”①而作為經濟全球化和推進和平與發展的基本主體,主權國家當然會首當其沖受到沖擊。這種沖擊主要表現為: 畢業論文
;
(一)非國家行為體的增多及其權力擴大對國家主權的制約
;
1、國際組織對國家主權的挑戰。經濟全球化的迅猛發展,是與國際經濟組織的日益增多與作用日益增強相伴而行的。在的世界經濟格局中,已經出現了一系列重要的超越國家之上的政治機構和國際組織,比如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貿易組織、歐共體及歐洲聯盟、亞太經濟合作組織、亞洲開發銀行、非洲開發銀行、聯合國發展組織、聯合國糧農組織、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北美自由貿易區、拉美自由貿易區、中美洲共同市場、西非國家關稅同盟、南美洲共同市場等世界性、區域性組織大量涌現,并同國家建立了相互依存的緊密關系,對國家主權產生了沖擊和影響。國際組織對國家主權的損害與威脅可以分為兩類:一是國際組織對國家主權的“硬碰撞”。其特點是國際組織采取的限制國家主權的行動與措施并不事先征得東道國的同意。例如:聯合國如安理會決定在伊拉克設立“禁飛區”,對利比亞實施空中禁運,授權美國建立多國部隊到海地“恢復民主”。聯合國派遣的“維和部隊”不僅執行著傳統的“維持和平”使命,而且直接行使著某些發展中國家的國家主權;二是國際組織對國家主權的“軟侵蝕”,其特點是國際組織的行動與措施一般事先征得當事國的同意。主要表現為有關國家將部分主權權利持久地轉讓給國際組織,或甘心讓國際組織在該國暫時行使主權權利。聯合國是國際組織在其成員國暫時行使主權權利的最突出代表,自1988年以來,聯合國先后在納米比亞、柬埔寨、索馬里等國組織和實施國際監督下的民主選舉。在上述這些國家中,聯合國實際上行使著國家的主權權利,因為一國實行何種政體,以什么樣的方式產生新政府,歷來是國家主權管轄的事項。除了聯合國的集體安全機制對主權觀念的制約外,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貿易組織等國際經濟組織,也越來越廣泛地介入或影響世界、地區或某個國家的經濟事務。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來看,它原來的使命僅僅是監督國際貨幣體系,現在施加影響的范圍則是全方位的。它鼓勵巴西等相關國家的穩定化計劃;它監督波蘭等東歐國家預算的制定;它東亞一些國家市場化進程中的問題,并提供建議;它的負責人直言不諱地批評某些發展中國家軍費開支過大,聲稱將根據裁軍方面的舉措來決定援助的數額等等。這一方面是由于,一些實力單薄的國家對強大的國際組織存在著資金、技術或管理上的依賴性,從而給國際組織介入國家職能提供了機會,另一方面是由于,一些國際組織已經成為國際政治行為主體,進入到國際政治的運行軌道,并對國家主權和管理職能帶來直接或間接的影響。此外,一些區域性組織,如東盟、北美自由貿易區等也都以部分經濟管理職能公共化的形式在有限的范圍內實現了主權的轉移。歐盟更是通過高度的一體化實現了國家主權和管理職能向外部的轉移,歐洲在推進經濟一體化的過程中,各單個國家有一個逐步將權力讓渡給一體化組織的發展態勢,各成員國的很大一部分經濟主權實際上已由歐共體來行使。國際組織的上述措施與行為,從根本上沖擊了國家主權的絕對性。 畢業論文
;
2、跨國公司對國家主權的挑戰。跨國公司作為國際經濟活動的最主要的主體,在全球化過程中其影響也不容忽視。當今跨國公司已經發展為影響和左右世界政治經濟過程的實力強大的非國家行為主體,它們的財力和能量甚至超過了一些中小民族國家②。跨國公司在全球范圍內的生產、投資、貿易以及隨之而來的與東道國社會日趨緊密的聯系,使國家的主權受到多方面的挑戰、掣肘與沖擊。首先,跨國公司對東道國經濟主權的銷蝕。一方面,跨國公司對國家的屬地管轄權形成了沖擊。跨國公司在全球范圍內的生產經營活動模糊了國家的概念,導致了國家管轄權的斗爭。跨國公司總是憑借其強大的實力,控制海外。運用轉讓價格與商業秘密為保護手段來謀取利潤的最大化,總是企圖擺脫或逃避東道國對其的監督與管理,有的則利用其控制的企業進行偷稅漏稅等非法活動,直接危害東道國的利益與屬地管轄權。另一方面,跨國公司通過其在海外的大規模直接投資,控制著東道國的某些經濟部門,壟斷相應的產品與市場,從而在不同程度上影響甚至左右東道國的生產、消費、貿易、產業結構,影響東道國的經濟政策的制定與調整,對東道國的經濟自主權形成不同程度的沖擊。跨國公司還通過承諾進行對外直接投資,轉讓先進技術,提供經濟援助等方式向別國提出苛刻的先決與附加條件,直接挑戰有關國家的主權。世界上至少有3—5萬家跨國公司,其中發達國家的跨國公司占絕大部分。跨國公司利用自己強大的經濟實力,通過對資金和技術的壟斷,控制著主權國家,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的許多經濟部門,甚至經濟命脈,從而侵蝕著主權國家的經濟主權。其次,跨國公司對政治主權的影響。跨國公司對國家主權的影響不僅表現在經濟方面,還表現在通過經濟干預進入政治領域。跨國公司以全球為其經營策略,為降低成本,在全球范圍內實施最佳資源配置和生產要素組合,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國家的資源配置能力和領土管轄權。發達國家的跨國公司憑借著強大的經濟實力,它們通過賄選、資助反政府活動和政變、制造經濟混亂等手段,干涉發展中國家的內政;它們還以投資建廠、提供貸款、提供技術為條件,提出種種要求,踐踏發展中國家的主權。以發展中國家為母國的跨國公司,同樣以其經濟實力為后盾,影響著本國政府政策的制定,左右著國家的政治、經濟形勢。跨國公司政治行為大體上可分為三種,即跨國公司母公司對母國政府的政治行為、跨國公司國外子公司對東道國政府的政治行為、跨國公司對整個國際社會的政治行為。跨國公司實施其政治行為的具體手段主要有四個,即政治談判、政治合作、政治賄賂、政治游說。跨國公司通過上述政治行為的運作,對母國和東道國的政府施加影響,使其決策能夠符合跨國公司的要求,有時甚至與母國政府勾結一起,有些跨國公司甚至通過收買或培養代理人的插手主權國家的內政,左右東道國的政策進程和經濟政策走向。而面對全球化和發展本國經濟的強大壓力,主權國家不得不做出一定讓步。因此,重新審視跨國公司的全球擴張,我們在其身上發現了最為強大的壟斷性和區域性。① 總之,全球化進程發展到現在,主權國家不但依然存在而且還實施著它們的基本職責。但我們應該認識到,“在全球化的卡巴萊表演中,國家跳的是脫衣舞。在舞蹈結束的時候,它(國家)身上只剩下一塊兒遮羞布,那就是鎮壓的權力。也就是說,在國家的物質基礎被摧毀、主權和獨立被廢除、政治階級被遺忘之后,它就會成為超級公司的安全服務結構……。”②因此,特別是對于我們這種發展中國家來說,不能不關注國家的未來。也就是說,在我們這個多極世界中,不能忽略跨國公司這一日益咄咄逼人的一極。 畢業論文
;
(二)全球性問題日益凸顯對國家主權形成的挑戰
;
在經濟全球化進程中,世界各國面臨的共同問題日益尖銳,能源問題、環境問題、資源短缺問題、糧食問題、債務問題、貿易保護主義問題、極地深海和太空開發中出現的問題、人口問題、難民問題、毒品問題、核擴散問題、國際恐怖主義問題等等早已越出國界向各處擴散,并在不斷地惡化,成為影響全球發展的重大問題。簡言之,全球性問題就是世界文明發展過程中產生的帶有全球普遍性的不良影響和結果,并危及世界文明本身未來發展的一系列問題。這些問題之所以成為全球問題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即問題范圍的全球性和解決這些問題努力的全球性。它們的解決已經不是一國或幾國的能力所能為,必須依靠世界各國的共同努力,相互協作、通力合作才能解決。如國家對疆域內的界及其資源有著當然的主權,環境保護與資源利用完全屬于主權范圍之內的事務,然而,環境污染的擴散性和跨疆域性則侵蝕了他國的環境;又如一些發達國家在保護本國的自然環境和資源時,利用資金優勢濫用發展中國家的資源;再如發達國家將污染產業轉移到發展中國家或將污染物(工業垃圾、核廢料)有償轉移到發展中國家去掩埋,破壞這些國家的環境。這些全球性問題突破了主權國家疆界的限制,模糊了內外事務的界限。從國家行使管理權力的角度看這必然會威脅到主權國家原有的統治能力。例如,為了保護地球生態環境、處理國際污染和溫室效應問題,國家除了采取一些重要的自我約束行為(如限制汽車尾氣的排放量、限制發展省時省力的但消耗能源和原材料及污染嚴重的行業等)外,還要對國際性資源進行某種集中掌握,這就使國家的資源主權受到限制。而且更為重要的是,在全球性問題的解決過程中,一些西方發達國家可能會借解決問題為名行控制發展中國家之實,強迫發展中國家接受本不應接受的解決方案,甚至干涉發展中國家的內政,不正當地介入發展中國家的社會經濟規劃,這當然更是對發展中國家主權的侵犯。同時,各國為了解決一些全球性問題尋求合作還成立了國際組織或建立了一些國際機制。而這些國際組織或國際機制的建立正是主權國家讓渡部分國家主權的結果。他們一方面為各國的合作與問題的解決提供了方法、手段和組織保證,另一方面也為這些組織超越國家利益去從事超越國家界限的活動創造了條件、提供了可能。此外,他們也可能被某些國際勢力利用而對有關國家的主權造成侵犯。全球性問題的出現還促使人們以嶄新的思維方式認識當代世界,形成了一種超越民族國家、意識形態等界限,著眼于全人類共同利益的全球意識。這種全球意識也會對傳統的國家意識及主權意識產生沖擊。正如阿里夫·德里克(Arif;Dirlik)所說:“……全球化過程撕裂了民族國家的邊界線,削弱了民族國家的經濟主權。”③ 畢業論文
;
(三)當代世界經濟、政治實踐對國家主權的侵蝕
;
當前,盡管國際組織、跨國公司等非國家行為主體大量出現,并日益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促使傳統國家主權發生了潛移默化的變化。但除了非國家行為體對國家主權的主體性侵蝕外,主權國家在經濟全球化受到的侵蝕則直接表現在世界經濟、政治的實踐中。如果說主體性侵蝕是對國家主權存在的價值基點的根本性挑戰的話,世界經濟與政治實踐中對國家主權的侵蝕則是最為直接、也是最為顯著的挑戰。而且就目前的現實而言,對國家主權侵蝕最為嚴重的,并不是客觀要求帶來的超國界活動,而是那些借全球化之利而人為對國家主權施與的影響。具體地說,國家主權在經濟全球化時代的政治經濟實踐中受到的侵蝕主要表現在:
;
1、能力性侵蝕,即對國家維護主權能力的侵蝕。這表現在主權國家政府在參與國際事務過程中,除少數大國外,大多數國家維護主權的能力都有所削弱,很難有足夠的能力來處處維護自己的權力和利益。即使在本國的市場范圍內,在國家間相互依存程度空前加深的情況下,國家也不太可能絕對保障自己在自然資源和經濟政策等方面的絕對獨立性。至于人權等領域,也很難使自己免受別國的指責和干預,至多只能把這種指責和干預的影響減少到最低限度。而且,由于聯合國在主權問題上態度取向的微妙變化,小國和弱國要切實維護自己的主權,面臨的因難將更大。
分分彩计划下载app